真心。

有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念叨的多了就会成真,而还是要看是否真的动了心思。比如频繁的职责变动看起来是在被动的接受,但如果真的实话实说,其实也并不是不感兴趣,觉得多接触一些,也真的还挺好的。也有点被好奇心驱动着。

今天见了个老同事,年长我几岁,也带过我一阵子,但说实话人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很多年不见的时候,会更能体现出差别。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总结来说,就是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挺不错,哈哈。

每天都在面临挑战和适应变化的节奏,也有焦虑,但感觉自己做的还不错哈,那就继续加油吧。试一试,不行再说不行的。

 

新,挑战。

见到了红衣教主,然后马上要接互联网的业务,这周也要开课了,一面向日葵一样照耀和鸡血着别人,一面自己其实已经紧绷又疲惫了。哪里都是浓缩的世界,每件事情都是需要带着脑子去处理。

老板娘看起来就是个情绪化的人,偶尔会觉得这里给了这么大的战场是个机会,一面又会觉得何必在这样无规则的游戏里冒风险,是否就是浪费时间。也许,很快时间就会给出答案,但也确实有点煎熬。觉得每天在做的,不是事情,而是在人性的边缘游走,哈哈。只是暂时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都做不到,如何再去平衡学习。

还会有点哭闹的。

糟糕。

还有什么比没法在自己家自在的睡觉和起床更令人糟心的么。

没有。

如果非要有,大概也是其它形式的自在在家也都无法实现吧。

sad。

伯乐?

目前为止一共当面接触了老板娘三次,每次回来都又微信对话把我捧在天上,反倒需要靠自我心态调整,这些都是浮云,不要把这些夸张的溢美之词往心里去。对比职场PUA,似乎这种糖衣炮弹更加需要清醒以对。又或者,我是终于遇到了赏识我的伯乐而不自知么,显然,我并没有如此独特。

每周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受此影响最大的远不是我,而且越是对组织熟悉的人越容易表现出一种卑微的谨小慎微,其实可以理解在一个组织七八年的时间,再口口声声说自己与时俱进也是井底窥日。于是问题就变成了是抓住这次被看重的机会大干一把—更多还是处理复杂环境中的复杂关系而非专业上的发挥—还是干脆及时止损换个新环境,但挑战的是新环境也许也有让人在围墙之外不得而知的新惊喜,或者惊吓。

周一过去前大厂跟VP聊聊,这之前也会跟转做创投的前业务领导catch up,走出去看看总归是好的吧,就如读清华MBA一样,选择性社恐人士还是希望自己能坚持住自己的初心,既能走出舒适圈,又能不被别人的节奏带跑偏,有收获,有自我。

然后说说我自己的闪光点吧,我觉得自己确实真的挺有空杯的心态的,也无论是否是自己喜欢的人,都愿意发现其长处所在并愿意学习和融合。而且,能把普普通通的事情,拔高不止一个高度,哈哈,有时候我都挺佩服自己的。

没有答案。

有个去了友邦做保险经纪的前同事在听说我换了工作又要读书之后,觉得似乎他的职业转变对我来说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约了我几次去听他们的洗脑课,也都没能成行之后便向我发出了灵魂的拷问,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未来的规划究竟是怎样。虽然表面上是能够自圆其说的,但其实这个问题我也确实没什么扎实的答案。

工作方面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虽然在大姨妈驾到的日子里应对某些事情的时候明显无法淡定,但说实话这个工作还是挺有收获的,能看到人间百态,也偶尔会有自己没有处理过的复杂问题,并非天花板也并非熬不住,反倒觉得挺有意思的,唯一的担心就是自己过于乐观了,别哪天捅了大麻烦无法收场。只是这种状态其实是对企业无益的,没法让人all in,更多的是借着平台经历和索取,而对于能够在这个平台实现成功,似乎也都不抱着太大的希望了。

非常偶尔的瞬间我似乎觉得这对我也是个机会,但我的前任在从这个岗位上满怀伤心离开的时候想必当然经历过这样的心路历程,而往往抱有我是最special那个的期待开始,后面的预期就很难管理了。老板娘说,前任太过于书生气,这个评价还挺有意思的,细想想的也能看出些弦外之音。这篇写到一半时候被我们的轮值班长叫走,然后就又有些新的变化,可能这也是我目前非常乐在其中的一部分。

断断续续写的往往都有点划水,po出来先,要去带娃学乒乓球了~

不成功的escape。

大概很多年前的有个夏天,也跟今天一样,给自己放一天假,但是并没有办法放松下来。既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想吃的食物、想干的事情,也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讨自己开心。多年前的那天日头很大,去旁边的大学校园跑了步然后去了周末总是日常拥挤的Ikea。可既没有比平时匆忙上班前跑步多获得运动带来的多巴胺,也没有如预期一般逛到或买到任何心意的物件。平时心里塞得满满到无处安放的to-do们也都不知飞去了哪里。最简单想到的目的地往往是异常繁华热闹的mall,但是去到这些地方,往往带来的是更多的寂寞。

而今,还多了另一个维度的烦恼。有老人在,哪怕休息一天也是要偷偷摸摸的,没法在家中就待着看看书或者哪怕就躺着。还要像模像样的出门,先到家边上咖啡馆喝杯咖啡醒醒,再想是否该在这难得的一天休息日分配一些quota给永远都没有终点的工作。答案是不想,但心里其实知道,只是把更艰难留给了明天而已。

走出咖啡馆,走在旁边的公园和去往商场的街道,空气本就有点浑浊,周围又在施工建桥,尘土卷着沙子就漂浮在眼前,口罩都有点挡不住。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着,耳机中是樊登读书在介绍林语堂的《苏东坡传》,背包中的电脑有点沉,勒得右侧的肩膀有点痛。边走就边想起读中学的时候的某个暑假,去市游泳馆学习蛙泳,每天中午从游泳馆步行回家的时候总是一天中日头最大的时刻,太阳伞的唯一作用大概就是让阳光不那么刺眼,但是热浪一波波袭来,备着的透明塑料运动包都要被太阳晒出焦味来,混着氯水的味道,就在鼻子边飘来飘去。当时还没有手机吧,每天一旦从家里出来,就没法跟任何人及时的联络,游泳班上也都是陌生人,自然也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就交换一个微信,所以自始至终也没能因为学游泳交到一个半个朋友。反倒是对老师的严苛印象深刻,最开始的手臂和腿部动作都是在石头墩子上练习的,所以难免就青一块紫一块。练习的时候因为没有熟人又好强要面子,偶尔就陷入假换气的尴尬境地,回家一路肚子疼。有一次上课允许家长在楼上旁观,老师竟然让我给所有人示范不换气下的手臂腿部连贯动作,我当时心里的os大概就是看我蹬腿多么有力气吧,内心还是非常骄傲的。怎奈最后还剩2节课的时候耳朵发炎了无疾而终,蛙泳是学的还可以,但并不会踩水,闹得现在在酒店泳池锻炼也都很担心,因为只能从一头到一头,并没有以办法在中途停下来。

当回忆深陷在学游泳的那个暑假的时候,仿佛身上也更加燥热了起来。索性把黑色CK的飞行员外套也脱掉抓在手中,继续往最近的商场走去。吃一个昨天念叨了一天的鸡腿,然后换一个咖啡馆继续发呆和打字。虽然这个过程有种中年人的无奈感,但总还是需要的。

说到这里,也同步给家里领导散播了很多负能量,所以决定一起去吃个聚宝源提升下能量值。哈哈,希望有效果。

破相。

前两篇都是手机用游览器在通勤路上更新的,刚刚得意真是方便,就因为更新时不小心手误把刚写好的一篇给不小心弄没了。不过写下过的当下的心情就已经一定程度完成了任务,也不可惜。无非就是描述了一下早上送完娃回地库送车然后着急回工作微信不小心被减速带绊倒一个惨烈的狗啃屎,但又坚强的收拾了一片狼藉带着伤继续工作两天的心情。直到此时此刻,手脚胳膊腿脸和嘴都没好利索,但是人确实仍旧坚强着,真是一个称职的成年人啊。我好像终于长大了一点了。

这一周新工作也同样带来了很多新考验。真的没法今日事今日毕,面临的都是取舍和排序,人心也叵测,有时候都不知道是该正着听还是反着听。职责范围的边界在逐渐扩大,与刚来的时候相比也更有处在旋涡中的感觉。虽然与不想那么累的预期渐行渐远,但也总归让一切没有朝着更坏的方向前进吧。

说点有趣的,就是我们老板娘也算真性情。我才见她两次,昨晚就发微信给我说比之前的HR强一百倍,并且原话就是这么说的,真是让我不知如何接话,怕别因为这样的评价反倒就原地死去了。感觉每天工作跟演戏似的。不过回忆一下各个细节,也觉得自己有自己的坚持和倔强吧,比如有些看起来就很讨厌的人,就懒得去接触。哈哈。

没酒量。

昨晚不知搭错哪根筋临睡前开了瓶红酒就着奇多喝下半瓶,直接导致今早起来肿的像个猪头,靠洗了个急匆匆的澡才彻底醒过来。

昨晚访谈了一个做诉讼法和争议解决的中层,我发现我在聊天这件事情上还是有点天分的,或者说如果在我有闲也有有意多聊的时候还是能深挖到一些想得到的信息的。或者说能在话中有话中,一面探索点有用信息,一面从别人的专业领域和管理中学习和补齐我的短板。比如昨晚在团队管理上还是有体会的,今天就准备有所行动了。以及快速的再多覆盖一些群体。

直面冲突,解决问题,敢于决策,这些都不是靠视死如归的傻气,视野经验和专业能力才是根本。加油。

夜归的路。

其实,大概是可以预见的。靠梦想幻想出来的那些部分其实是不那么靠谱的,在肾上腺素分泌的当下或许能带来些多巴胺的分泌,但说到底内心并不是那么坚定勇敢的人。改变的开始大概还是需要跟优越感say bye,然后才能轻松且踏实的上路吧。否则,也就是原地打转了。

现实总是无情而残酷的,不互相扶持着,彼此相信着,一切就更艰难了。能抱团取暖,总归是好的。